蒋震蒋震(短篇小说官狱)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短篇小说官狱蒋震蒋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都市小说《官狱》,是作者“模特徽因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蒋震蒋震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官场,是利益的牢笼……胜利者,在人间炼狱;失败者,在人间监狱。爱与恨,恩与怨,熙熙攘攘,皆为利往……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主角是蒋震蒋震的都市小说官狱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,作者“模特徽因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听对方的口气,绝对不是个一般人。而自己一个刚刚出狱的人,怎么可能跟他对抗?——厨房里的餐桌,还是曾经的那张棕色掉漆的方桌。拉过破椅子,再次握住曾经熟悉的筷子,蒋震不由想到了年少时那不堪的日子。继父蒋鹏是个游手好闲的小偷…

官狱

在线试读

“白悦在哪儿?”蒋震冷声问。

“你找我老婆干什么?要钱?”白悦丈夫问。

“我问你!她在哪儿?!”蒋震的声音又冷了几分。

“我现在是在跟你好好讲话,你要再这个口气,我他妈的——”

“——我他妈的问你白悦在哪儿?!”蒋震厉声呵斥道:“你让她接电话!我知道她在你身边!你让她接电话!”

“嚷什么?”对方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,嗤笑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不识抬举的话,我他妈弄死你信不信!?”

“来!我在汉江市等着你!”

“好!我知道你住哪儿,到时候别做缩头乌龟就行……”对方说罢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蒋震生气地将手机一把按到桌上!

“哥?”蒋晴看着蒋震那愤怒的状态,走上前问:“谁打的?”

“白悦的丈夫……”蒋震低声说。

“她结婚了?”蒋晴一脸惊讶,而后,又担心地说:“她结婚就结婚,她丈夫给你打电话做什么?”

“你别问了。。”

“她都结婚了,你找她做什么啊?”蒋晴一脸担心地问。

“没事儿的。”蒋震不想把妹妹牵扯进来,但是,这刻诚如徐老所言,自己跟他达成契约是正确的选择。听对方的口气,绝对不是个一般人。而自己一个刚刚出狱的人,怎么可能跟他对抗?

——

厨房里的餐桌,还是曾经的那张棕色掉漆的方桌。

拉过破椅子,再次握住曾经熟悉的筷子,蒋震不由想到了年少时那不堪的日子。

继父蒋鹏是个游手好闲的小偷。手法高超,从来没被抓住过。

而自己的母亲是个漂亮的傻子,当初带着自己在汉江市这一带流浪。

五岁那年,母亲被光棍蒋鹏拉到家里来,日夜糟践。

七岁那年,生母得了病,蒋鹏不给治,就那么死了。

再后来,蒋鹏有了钱,找了个离婚带娃的女人,那便是蒋晴的母亲刘娟。

那年,蒋晴还叫李晴,只有七岁。

而后,一家四口便搬到这里生活。

只是好景不长,三年后,蒋鹏买了辆车,在载着刘娟外出时,酒后驾车,车毁人亡。

自那时起,蒋震便和十岁的蒋晴相依为命生活。

“我炒菜跟咱妈一个味吗?”蒋晴问。

“淡了点儿,咱妈做菜太咸了。”

“嗯,我也觉得太咸……”蒋晴笑着看向蒋震说:“蒋鹏以前因为菜咸,没少跟咱妈吵呢。”

“对了,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啊?”蒋震问。

“酒店……之前去应聘了几个大公司,但人家嫌我学历低,不要我。然后,我就去了市北开发区的厂子干计件,就是那个星门电子厂,可总有些男人骚扰我,我受不了就走了。再然后,就是现在的酒店,丰华街的风华酒店。虽然干服务员,免不了被那些客人说两句黄话,不过,星级酒店那些人的素质比厂子里的那些男人要稍微高一点,除了时间上长一点,其他都挺好。你呢?还能去原单位上班吗?”

“不去了。”蒋震说:“我要去昌平。”

“昌平?昌平县?!哎呀!我差点给忘了!”

蒋晴说着,马上起身跑向卧室,从里面拿出一张纸递过去说:

“你看看这个!公安局送来的DNA数据库的比对结果!”

“……”蒋震听后,伸手接过来。

“你之前不是做过失踪人口调查吗?不是抽过血吗?去年的时候,警察来找过你,说是找到了你的亲生父亲!你父亲就是昌平人呢!”蒋晴一脸兴奋地说。

蒋震看着告知书上的男人竟然也姓蒋,叫蒋征同。

而后,他忽然回忆起当初傻娘嘴中经常嘟囔着老蒋老蒋的,又想起傻娘之所以跟着蒋鹏回家,好像就是因为周围人喊蒋鹏叫老蒋,所以傻娘才会跟着他回家,然后被蒋鹏给拴了起来。

而,自己采集血样进数据库,应该是在七年之前了……

当时,还是白悦提议说,让他进行失踪人口DNA采集的。

没想到竟然真的在数据库中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?

“哥,我能跟你一起去昌平吗?”蒋晴问。

蒋震将告知书折叠之后,装进口袋说:“你不去我也会带着你去的,我还担心你觉得昌平是个县城不愿意去呢。”

“只要能在你身边,就是让我去非洲阿联酋的我也去!”蒋晴笑着说。

看着蒋晴那开心的样子,蒋震心里愈发觉得愧疚。

他更希望妹妹能埋怨他,埋怨他这些年入狱后,给她带来的伤害和孤独,可是,从小就懂事的她,只字未提那些悲伤的日子。

“你还想上学吗?要不,再送你去上大学吧?”蒋震问。

“不去了。”蒋晴说:“我同学都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,我再去上学的话,感觉怪怪的。对了,你去东平县做什么工作啊?”

“县委秘书。”

“秘书?吃香吗?给谁干秘书啊?”

“一个副县长。如果干好了,应该挺有前途的。”蒋震有些尴尬地说。

他想说是给个年轻的女副县长当秘书,但是,想到徐老那卑鄙的复仇计划,便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。

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你亲生父亲?”蒋晴又问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蒋震的脑海里没有一丝亲生父亲的影子,连概念都没有,只有年轻时蒋鹏这个继父殴打自己的情景。

在内心深处,蒋震对“父亲”这个角色是非常抵触的。所以,他并不打算马上动身去找父亲。

“去找找吧?这马上就过年了,你这个时候回去相认的话,多好!”

蒋震并没有做好准备,但是,看到蒋晴那期待的眼神,便应声说:“行,听你的。”

“明天去?”

“等等吧……等我工作落实之后再去。”蒋震说。

——

第二天上午,蒋震让蒋晴去酒店辞掉服务员的工作。

而后,站在窗台前静静等候着白悦那个中年丈夫的到来,可是九点半了仍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蒋震掏出手机,正想打电话问一声的时候,一个陌生号码忽然打了过来。

“喂?”

“是我。”白悦的声音当即从听筒中传来。

听到这声音的时候,蒋震就觉得恍惚,感觉那声音像是从灵魂深处钻出来的一般。

“你在哪儿?”蒋震轻声问。

“你管我在哪儿?蒋震,咱做人不要这么卑鄙行吗?你可不可以换位思考一下,我是一个得过白血病的人啊!你纠缠我有意思吗?”

白悦的声音很是焦急,透着压抑与不耐烦说:

“我没想到你会提前半年放出来!我现在正在给你筹钱,你放心,你也不用去找我妈要钱!你的钱我会还给你!不就是七十万吗?我再多给你点都行!但是,如果你敢缠着我不放,我老公绝对饶不了你!”

小说《官狱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3年9月16日 pm7:24
下一篇 2023年9月16日 pm7: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