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剑客小说网!

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›农家罪妇:被迫娇养残疾夫君

>

农家罪妇:被迫娇养残疾夫君

万枕 著

云朵 古代言情 谢紫竹

【种田养家+宠夫+无空间+斗渣男+家人不极品】 全职宝妈云朵,离婚后,带着女儿和婆婆去西藏散心
不想,路上出了车祸,竟然穿越时空,成了个犯过罪的农妇
宝贝女儿也穿了过来,以及躲在后备箱的渣渣前夫! 三人就这么占了大勇朝,名叫云朵的,一家三口的身
原身满脸黑痣,貌丑无盐,不仅长期遭受家暴,就连肚子都从没吃饱过
还好老天赐了云朵大力气,踹渣男,揍极品,带着女儿回村过好日子去! 不想,忽然杀出个白面小夫君
小夫君双眼瞎了,双腿断了,浑身软的像面条
活脱脱一个小残废
可长得却是俊美绝伦
云朵不忍小夫君一辈子残疾,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夫君的病
开食肆,干美容,变美人儿,做老板,赚钱赚到手发软
云朵坚信,养夫君,就跟养女儿一样,得娇养着
可小夫君越来越阴晴不定,还总是不开窍
为了让夫君吃醋,云朵对着隔壁猎户就放电
才放第二眼,小夫君就受不了了
“村妇,你再看一眼,我立马离家出走!” 已经忍了五年的云朵,一把将治好病的夫君扛在肩上,“不忍了,今晚就洞房!” 谢紫竹急了:“莽妇,我好歹也是探花郎,你别在大街上啊!”

来源:番茄小说  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【种田养家+宠夫+无空间+斗渣男+家人不极品】 全职宝妈云朵,离婚后,带着女儿和婆婆去西藏散心
不想,路上出了车祸,竟然穿越时空,成了个犯过罪的农妇
宝贝女儿也穿了过来,以及躲在后备箱的渣渣前夫! 三人就这么占了大勇朝,名叫云朵的,一家三口的身
原身满脸黑痣,貌丑无盐,不仅长期遭受家暴,就连肚子都从没吃饱过
还好老天赐了云朵大力气,踹渣男,揍极品,带着女儿回村过好日子去! 不想,忽然杀出个白面小夫君
小夫君双眼瞎了,双腿断了,浑身软的像面条
活脱脱一个小残废
可长得却是俊美绝伦
云朵不忍小夫君一辈子残疾,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夫君的病
开食肆,干美容,变美人儿,做老板,赚钱赚到手发软
云朵坚信,养夫君,就跟养女儿一样,得娇养着
可小夫君越来越阴晴不定,还总是不开窍
为了让夫君吃醋,云朵对着隔壁猎户就放电
才放第二眼,小夫君就受不了了
“村妇,你再看一眼,我立马离家出走!” 已经忍了五年的云朵,一把将治好病的夫君扛在肩上,“不忍了,今晚就洞房!” 谢紫竹急了:“莽妇,我好歹也是探花郎,你别在大街上啊!”

《农家罪妇:被迫娇养残疾夫君》网友点评:

1851之远东风云:各种段子写的好,作者是个会编故事的人,又没有第二部满篇的宗教解决一切的情节,给赞,缺点是自以为用小手段解决问题太想当然,跪洋人跪的狠,最后结局烂尾

灵魂冠冕:自己把自己送进城市里,然后又各种浪。最后说是为偷渡出国!你妹啊,你个狼人在中世纪要偷渡出国。随便找个边界都能自己跑出去啊!老美做的边境墙都拦不住普通的墨西哥人!主角不会是混进狼人的哈士奇吧!

巫师:耽美类玛丽苏,内脏型后宫,后面有点套路了

《农家罪妇:被迫娇养残疾夫君》精彩片段

第八章 春婆子神威


平稳心绪后,云朵缓缓抬眼。

将现代的不甘和锋芒尽数收敛。

只用那畏缩却又淡定的眼神,对上春婆子一双犀利的虎眼。

春婆子只恨铁不成钢地打量云朵。

好大会儿后才伸手一摆,“罢了,起来吧!”

“老婆子我也是看在曾经的份儿上才乱施好心,你无需放在心上,从今后,还把我当成春婆子就是了!”

云朵连忙应是。

春婆子这意思就是,也不会跟别人提起自己的身份。

更不会,向镇国公府告发她。

云朵悄悄摸摸心口。

她是真的巴不得。

她是一点都不想回到镇国公府受罚什么的。

即使她愿意受罚,侥幸挺过去。

还不知道被卖到哪里。

远不如回到杏花村自在。

不过,她还是有点不解。

“好奇为何现在才帮你?”

春婆婆老人精似的,已经看出来云朵在想什么。

她使劲甩了甩不知何时搦nuo在手里的白帕子,恨恨地甩了云朵一眼才道:

“若你与那市井之徒始终琴瑟和鸣,老婆子我,这辈子都不会对你施以援手!”

更不会在你面前摆嬷嬷的谱。

老婆子我,只恨不得你早点消失!

个小浪蹄子!

云朵眼睛渐渐睁大,抱着小小的手都有点僵住。

怪不得原身先前被谢成礼往死里揍。

在林场快要饿死了,也没见春婆子大发善心。

竟然是因为这个?

这是有多看不上原身挑中的谢成礼啊!

不过,大勇朝的谢成礼。

那确实是丁点人事都不干。

空有一个皮囊,肚子里那半点墨水,估计就是他整个人生的亮点了。

唏嘘后,云朵想到了原身的父母。

趁着这个空档,干脆就向春嬷嬷问出了口。

“那个,春嬷嬷,我父母家人,他们可还好?”

春婆子用“算你还有点良心”的眼神瞅着云朵。

整了整嗓子,她将目光瞥到别处,好像随意似的:

“他们,他们被下罚到庄子里,倒是,没受什么磋磨。”

“如此就好!”

原身愧疚的夜不能寐,这次,应该能放心了。

冷风猝不及防卷到云朵脸上。

云朵眯眼,转身躲风。

当时就蹙起了眉。

等被风吹起的灰尘变少,才忙扭过身对春婆子抱歉道:

“春婆子,今日不凑巧,这天不对劲,我得回去了。还有,你要小心谢成礼!”

小小已经趴在她肩膀上睡着了。

留下这句话,云朵搂紧小小就往土洼处跑。

春婆子为何出府,又为何混了行伍。

她也不敢轻易关心过问。

她就是觉得吧,欠人人情的感觉太不舒服。

等以后吧,一定有机会报答春婆子的。

“你!还轮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