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剑客小说网!

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›金枝难藏

>

金枝难藏

止泠 著

古代言情 舒聿 顾沚

舒聿身为皇帝长兄的独女,父母双亡后步入帝京深宫,无依无靠,只能谨小慎微地活着
她低调,她寡言,她努力地温顺听话,却还是死在了十三岁,步了父亲的后尘,成了权斗里的牺牲品
一朝重生,舒聿醒悟了,既然没有人愿意让她安生地活着,那么她便也不让别人安生地活着
她要做恶人,要薄情,要冷漠,要踏入深不见底的漩涡,要走进不见天光的幽谷
她不需要爱情,不需要治愈,也不需要怜悯
人最怕的死亡她已经体会过了,还能有什么比这件事更糟糕呢? 直到遇见顾沚,她才发现,作为一个恶人,最怕的不是死,而是碰见一个十足十的疯子
舒聿:“顾沚你放肆!” 顾沚把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,血色在苍白的皮肤上刺目得惊心,他笑得癫狂:“打个赌吧,我赌你会赢,这一切本该就是你的
” 舒聿觉得自己好像也疯了,她压住满口的血腥之气:“如果我输了呢?顾沚,顾明泉,如果我输了呢?” 她凑得极近,凑到剑刃边上,才勉强看清他的神色
她微哑的声音里带着诱惑,勾着面前之人要与自己为敌:“如果我输了,我就嫁给你

来源:番茄小说  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舒聿身为皇帝长兄的独女,父母双亡后步入帝京深宫,无依无靠,只能谨小慎微地活着
她低调,她寡言,她努力地温顺听话,却还是死在了十三岁,步了父亲的后尘,成了权斗里的牺牲品
一朝重生,舒聿醒悟了,既然没有人愿意让她安生地活着,那么她便也不让别人安生地活着
她要做恶人,要薄情,要冷漠,要踏入深不见底的漩涡,要走进不见天光的幽谷
她不需要爱情,不需要治愈,也不需要怜悯
人最怕的死亡她已经体会过了,还能有什么比这件事更糟糕呢? 直到遇见顾沚,她才发现,作为一个恶人,最怕的不是死,而是碰见一个十足十的疯子
舒聿:“顾沚你放肆!” 顾沚把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,血色在苍白的皮肤上刺目得惊心,他笑得癫狂:“打个赌吧,我赌你会赢,这一切本该就是你的
” 舒聿觉得自己好像也疯了,她压住满口的血腥之气:“如果我输了呢?顾沚,顾明泉,如果我输了呢?” 她凑得极近,凑到剑刃边上,才勉强看清他的神色
她微哑的声音里带着诱惑,勾着面前之人要与自己为敌:“如果我输了,我就嫁给你

《金枝难藏》网友点评:

重生之风流仕途:说什么**写的怎么精彩,专门进去看了,也就那样,反正就是专攻下三路的,还不如看专业的去。

编程之战:从小说角度看就是流水账,写了一些算法,对搞算法的来说应该是基础,对新手来说不如看教材。应该是某个程序员心血来潮之作。

废土:前面很给力,后面感觉不行

《金枝难藏》精彩片段

第4章 眼睛坏了


舒聿昏昏沉沉地睡了半月有余,期间醒过几次,要喝水,迷迷糊糊地说了几句眼睛难受,之后又陷入昏睡。

御医说应当是烧太久,硬生生把眼睛给烧坏了。

旁人听了心道可惜,御医又说,县主这条命能保住已然是奇迹,幸亏没瞎,日后好好养着,许能调理回来。

舒聿彻底醒转过来的时候,只有雪枝在床沿守着,殿内暗沉沉的,浓浓的药香萦绕满屋。

她哑着声音唤道:“雪枝。”

“县主,您醒了!”雪枝惊喜道,“您想要什么吗?刚烧的茶眼下正温热呢!”

“我不渴。”舒聿咳了几声,觉得浑身没力气,说一句便要喘两声:“既然天黑了,怎么不点灯?”

雪枝愣在原地,倒水的动作止住,半晌,迟疑着说:“县主,现在还没入夜呢。”

舒聿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雪枝话里的意思。

难怪她看什么都不清楚,眼前就好似蒙了层灰暗朦胧的雾气,还以为是入夜了的缘故,一时半会竟没反应过来。

她即使想办法更改了上一世的举动,但还是没逃过烧坏眼睛的命运。

舒聿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,却使不上劲,手腕一软,她又跌回了枕上。

雪枝见状,连忙来扶,又给她腰后垫了好几个软硬适中的锦枕,这才让她能勉强靠坐着。

殿里燃了几只暖融融的火盆,舒聿看不见,但也能感受到。

她问:“殿里的碳火盆是谁送来的?”

雪枝盛了杯水,呈到她身边,看她啜了一小口,方答道:“回县主的话,这不是炭火盆,是皇后娘娘差人送来的几只熏炉,已经在殿里放了几天了,听说香料里加了上好的药材,有助于养病。”

她捧着瓷杯又问:“皇后娘娘为何要给我送熏炉?”

雪枝:“县主有所不知,您与齐王双双落水后,齐王无甚大碍,对陛下说是他喝醉了走在池边,险些跌下去,您遇见了想去拉他才掉进池子里的。

原来齐王是这样说的。

也是,他没逮住那名推人的侍女,采用这样的说辞才是最合适的。

齐王与皇后娘娘估计心里也明白,他们这是被下套了,倘若醉倒在岸边的齐王和淹死湖中的舒聿一起被发现了,再来些“证人”说自己听到了什么云云,那齐王这顶罪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而当今朝中最为势盛的正是御史台,御史大夫傅尤手底下的那帮监察御史,除了皇帝谁也不怕,抓住一个点就能大做文章,讲古论今、旁征博引,实在不行还能用头撞柱、以死相谏。

齐王这件事在他们嘴里,往轻了说是不束身自重,往大了说那就是心性残忍、暴厉恣睢。

无论怎么说,齐王接下来的太子册封过程都会因此而不顺当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