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剑客小说网!

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›我的驸马在绣花

>

我的驸马在绣花

杏子肥时 著

李衡玉 现代言情 行渊

我的驸马安安静静坐在那绣花,心里却又开始在说胡话:“等本座恢复法力,定要烧掉这个公主府,将这女人的脖子拧下来,把她肋骨剃了做成琵琶
”我不由蹙了蹙眉
因为他说的要把头拧断的这个女人是我,要烧掉的公主府

来源:知乎问答  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我的驸马安安静静坐在那绣花,心里却又开始在说胡话:“等本座恢复法力,定要烧掉这个公主府,将这女人的脖子拧下来,把她肋骨剃了做成琵琶
”我不由蹙了蹙眉
因为他说的要把头拧断的这个女人是我,要烧掉的公主府

《我的驸马在绣花》网友点评:

穿越从山贼开始:纯粹的小白中的小白,这本书,只敢给毒草,不敢更多了。

朕只是一个演员:这写的根本看不下去,不知道数据怎么刷出来的

聊斋里的游戏玩家:我佛。主角一个小弱鸡。对一个只见了一面,认识不到半天的人,就能把灵药什么的给他吃。什么逻辑?不怕人把你抢了?

《我的驸马在绣花》精彩片段

精彩节选

第1章


我的驸马安安静静坐在那绣花,心里却又开始在说胡话:“等本座恢复法力,定要烧掉这个公主府,将这女人的脖子拧下来,把她肋骨剃了做成琵琶。”
我不由蹙了蹙眉。
因为他说的要把头拧断的这个女人是我,要烧掉的公主府也是我的宅子。
1这不是我第一次听见驸马的心声。
自从昨天我落水被他救的时候,我忽然就能听到了。
当时我差点淹死在水底,是他跳入湖水中来托着我的腰往湖边游去。
“要不我将她淹死在这算了,本座就不用再受她欺辱。”
“不行,杀了她,本座在这里可能会有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他那时明明嘴都没张过一下,可我却是听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就像此刻,他表面看着一副温温顺顺良家人夫的样子坐在那儿给我绣荷包。
心里却一直在嘀咕要怎么杀了我。
说实话,我真的不敢想象,他每天心里想的竟然都是这些玩意儿。
2“公主,绣好了。”
驸马十分恭顺将修好的荷包递给我。
“哦”我嗯了一声,走过去瞥了眼他手中的荷包,轻飘飘道:“绣的不错,只是本宫不想要这个鸳鸯图了,本宫要野鸡。
野鸡展翅那种,你能绣吗?”
我在试探驸马。
确定是他还对我有杀心?
还是我耳朵不好使出现了幻听?
驸马微微僵了一下,面上却勾出一个春风化雨的笑容:“好的,公主。”
“李衡玉一个区区人类安敢如此对本座!”
“本座当年横扫六界,统一蛮荒的时候,她都不知在哪呢!”
“本座这可是拿苍魄剑的手不是绣花的手她,没看到本座的手指已经被扎了十个洞了吗……呵,她的脖子好细啊,肯定很好咬。”
……妈的,果然,没错!
这厮是真的在骂我!
“行渊。”
在他心里又要开始重复第二十个本座的时候,我蓦然开口叫他的名字。
这个名字是我给他取的,和我最爱的那匹小马驹一个名字。
“公主唤我何事?”
行渊平静看了我一眼,丝毫看不出他在心里已经将我骂了个遍。
真的,他太会装了。
要不是我能听到,我还真信了他的邪!
哼,看来,我是时候该敲打敲打他了。
我说:“行渊,你要自称奴才。
本宫是你的主子,你在本宫面前得自称奴才。”
“你不要以为众人都唤你一

《我的驸马在绣花》章节目录: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