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剑客小说网!

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›丈夫带回了一个姑娘

>

丈夫带回了一个姑娘

伞阿花伞大王 著

唐文江 唐易昀 现代言情

《东院西院》(HE/甜文)丈夫带回了一个姑娘,可巧,我也带回了一个少年
这日,是我们四人的大喜之日
我们卫家两姐妹,要嫁给他们唐家两兄弟
如今四人你盯着我,我瞧着你,只恨不能射出眼刀子,将其余三个都剜

来源:知乎问答  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《东院西院》(HE/甜文)丈夫带回了一个姑娘,可巧,我也带回了一个少年
这日,是我们四人的大喜之日
我们卫家两姐妹,要嫁给他们唐家两兄弟
如今四人你盯着我,我瞧着你,只恨不能射出眼刀子,将其余三个都剜

《丈夫带回了一个姑娘》网友点评:

重生之全面复兴:脑洞有了,但读起来却没有淋漓畅快的感觉,反而很烦闷,特别是分身越来越多的时候

光怪陆离侦探社:在未重写前干草,重写后粮草,在少了一些神经病的风格,多了一些严肃的风格后,出乎意料的好看

机械炼金术士:粮草 记得挺有趣的,但这种异世界的情节都会慢些,我隔了段时间没看,忘了情节了。只记得有mark的价值。有空再详评吧,这是当时无法评论时存下来的粮草。

《丈夫带回了一个姑娘》精彩片段

第2章


你可要想好了,他唐易昀那么不老实的人,兴许你嫁过去,他就要讨小老婆呢?
我说,什么大老婆小老婆,我还管他们臭男人的事?

别耽误出我去搓牌九吧!
说完,我劝平安,我说唐文江他伤了腿脚,不爱动弹,兴许体力不行,那方面也不中用,你当心守了活寡。
她说,行与不行的,好歹干净,要不我心里别扭,跟他过不下去。
我的婚礼是西式,要起誓接吻戴戒指,平安的则是传统的中式,拜父母天地,再入洞房。
宅子也是一分为二,东院全是“新派洋派”,西院则是“中式旧式”,站在正中间看去,别有风味。
起初,我和平安还都有点忐忑——那两兄弟不是蠢人,万一露了馅可怎么好呢?
不过我们谁也没想到,成婚第一天,别说露馅,就连两位新郎官的脸,也都没见着。
先说平安那一边,刚送走了宾客,唐文江扭头就走,跛着脚,埋着头,逃也似的,跑得飞快。
平安穿着绣花鞋,不紧不慢跟在后边迈小步,等走到了门口,人家把门一关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态。
平安不急,在外边敲了敲门,没人应,过了会儿,门缝里递出一张小纸条来。
纸条上写着:丹砂白雪,扶摇何必皱春水?
这一句取了“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”的典故,意思是说,两人就像朱砂和白雪,本就不是一路人,难以强融,何必像大风吹水似的,来自讨没趣呢?
若换作是我,当即就会破门数落他一顿,将被他落了的面子挣回来。
可平安呢,脾气好得跟仙女下凡似的,读了纸条,扭头找来了笔,工工整整回了信。
屋角檐牙,长飚休来乱翻书。
她回的这一句,则是取了“清风不识字,何故乱翻书”的典故,说这房顶的角和檐,虽各有棱角,但实际是一家人,你不要随便误解我,像是大风乱翻书似的。
写完这一句,她将纸叠得方方正正,塞回了门缝里,过了半晌,门开了一条小缝,可那时平安已经提着裙子,往客房去住了。
唐文江大概是将平安当成了我,觉得我是旁人口中“水性杨花”,“不知检点”的女人,配不上他读书人高尚的风骨,因此才要给我这样一个下马威。
不过这样的小伎俩,当然是难不倒我家平安的。

《丈夫带回了一个姑娘》章节目录: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