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剑客小说网!

首页资讯›美术老师(许菲,冷月)连载小说免费阅读

《美术老师(许菲,冷月)连载小说免费阅读》在线阅读

时间:2022-08-03 23:07 作者:佚名 标签: 冷月 现代言情 许菲

许菲作为艺考系统受害者,本以为一腔孤勇,可以对抗恶势力没想到最大的幕后boss,是那个她最信任最依赖的人 小县城的许菲在高三的时候,全家举债凑足5万元钱,送她到京城的画室,参加艺考集训毫无背景的她,在黑暗的艺考系统闯荡,被张老师折磨的身心俱疲前途无望 绝望中的…

美术老师(许菲,冷月)连载小说免费阅读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美术老师(许菲,冷月)连载小说免费阅读》在线阅读

第6章 美的反义词是平庸

回到美术馆的许菲,已经认清现实。她的心里燃起了斗志!几近疯魔地练习。不舍昼夜地埋头在静物台,枯燥的重复着排列组合。待到冷月再次过来检查作业时,她已经完成了一千组。

但是她的勤奋并没有得到认可,数量多并不代表质量好。她的作业依然被批评的一无是处。

冷月:“你需要练习眼力,能够发现美的眼睛 ”

许菲:“师傅,什么是美?”

冷月回答:“ 美是节奏 ”。

他的手指在静物台上游走,随意摆弄着上面的静物,继续说道:“强烈的对比冲突,是节奏中的gao潮。大小、明暗、虚实皆能造成冲突 ”

怎么会如此神奇,冷月随随便便,就能摆出惊艳的组合,另许菲看的出神。

冷月又拿起一个陶罐递给许菲,说道:“你的作业中,不是冲突太多,就是寡淡到没有冲突,太过平庸 ”

许菲似是听懂了,又似乎没听懂,试探着问:“美的反义词,不是丑陋,而是平庸。”

“是不是就像交响乐一样?有前奏和结尾,gao潮只需一处;太多的gao潮和没有gao潮都会导致曲子变得,寡淡而平庸 ”

冷月嘴角上扬,只说了一个字:“嗯 ”他心里却乐不可支,我的眼光不错,这丫头的确还是有点天分的。

自那以后许菲开始,每时每刻都要去观察“节奏”,不光是看静物时有这种考量。而是看周围的一切事物,都会从中寻找节奏。大到停车场里的汽车,小到洗手池旁边的香皂。就连在食堂吃饭,她都会把餐盘,汤碗,筷子,勺子,摆放出优美的节奏,才肯罢休。

冷月带给许菲的震撼,已经远远超过以往的所有事物。许菲好像开了天眼一般,着了迷一样,沉浸在“节奏”的世界里。

两个礼拜之后,冷月依旧面无表情地,翻看着许菲的作业;小丫头悟性很高。作业的质量提升明显。在他看完最后一张作业时,仍然没说一句话。而是走过去将许菲的画板,搬了回来。

许菲狂喜,在心里开了一个小型庆祝会,又腹诽一句:yes!

她知道冷月已经认可她,她有资格拿起画笔作画了。神奇的是,时隔两周再次拿起画笔,她一点都没有感到手生。反而因为眼中有“节奏”,画起画来更加如鱼得水。

当天下午下课后,当冷月正欲离开画室时。许菲冷不丁的拉住了他的衣服角。

许菲羞涩的问道:“师傅,我什么时候才能再去16中?”。上次排名垫底的事儿,她还没有忘记。她需要再去挑战,参与评分排名。

冷月思考了心想,这丫头还挺有好战心的;思索了一会道:“一个礼拜以后 ”

为了去16中一雪前耻,许菲没日没夜的练习画画。她一个礼拜都没有回宿舍,而是睡在画室里。累的不行了就躺在台案上休息一会,醒了就继续画。

两个人每天窝在画室,还不让外人进入。美术馆经理阿云,嫉妒心又开始发作。更让她恼火的是,冷月和许菲两人之间,若有若无的默契。显得她就像个外人,她心里暗骂:“小小年纪,真会勾人”

许菲这一天,正要去吃午饭。

阿云上来就挽住她的手腕,塞给了许菲一张食堂饭卡。说道:“菲菲,你以后要在这里常驻,用现金买饭不方便 ”

不是许菲心性单纯,看不出别人的意图;而是因为她,现在沉浸在艺考目标中,无暇他顾。所以从没对阿云警惕,反而觉得阿云对她很好。今天也是一样,两人热络的一起吃午餐。

吃饭时,阿云故意用话试探。

阿云:“菲菲,现在谈男朋友没?”

许菲看着眼前的餐盘,汤碗,筷子,思考着节奏,想着怎样排列组合。只敷衍的回复道:“ 没有谈 ”

阿云:“以后找男朋友,千万不要找你师傅那样的,真活活累死我了 ”,又在宣誓主权,只是许菲听不出。

许菲笑着道:“我倒是觉得师傅挺好的,很烈害 ”,

她和阿云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。她对师傅只有崇拜。阿云每每言语刺激,都如同重拳打到了棉花上。不仅没让两人心生嫌隙,反而阿云自己心里更难受。

自那以后,阿云每天和许菲一起午饭,还时常以找许菲,为借口进入画室。偶遇了几次冷月,发现没有被赶出门,她胆子越发大了起来。

直到某一天,阿云嫌弃画室的窗帘脏了,自作主张换了画室的窗帘。把遮光布,换成了她喜欢的天青色。换完之后还很得意,以主人的姿态表示:“这下好了,多干净,颜色也配这房间 ”

许菲看到那一抹天青色的窗帘时,潜意识感到不妙!怕是阿云要闯祸了,倒不是因为颜色和画室风格,搭不搭配的问题。而是光线的问题啊!

果不其然,当冷月来到画室时,根本没有给,等着邀功的阿云一点好脸色。冷月咂舌,重重的舔了下唇,转头对许菲说道:“菲菲,你今天放假,现在回去宿舍!”

许菲哪敢反驳,自己一个人踌躇着走出画室,离开前还留给阿云一个同情的眼神。

她刚一离开,冷月走到阿云面前,眼神冒火逼视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跟没跟你讲过,不许进入画室?”

阿云认识冷月四年了,第一次看到这样暴怒中的他。他还特意先把许菲支走,才发飙,就这么害怕吓到她吗?

阿云小声说:“我~我~不过是换个窗帘而已 ”她慌张的连一句整话都说不清楚。

冷月嘲讽道:“不过,而已?你知不知道换了窗帘,房间的光线变了,菲菲的静物跟从前不一样了!”

阿云心如死灰,果然是为了那个丫头片子。

冷月:“不要以为仗着你姐姐的面子,我就不敢动你。以后再敢进画室一步,就赶紧从美术馆辞职 ”

阿云最后是被,推搡出画室门口的。回去办公室的路上,她无声的流泪。当天晚上她就给自己的姐姐陈湘,打电话哭诉。

陈湘:“他在外面玩的有多荒唐,你不是不知道。现下对这女的正有新鲜劲,你犯得着吗?”

陈云:“姐!我不甘心,外面的什么样至少我看不见。这女的现在每天在我眼前晃,孤男寡女整日窝在画室里,干什么,当我是空气吗?”

陈湘:“你就作吧!我费了多大力气,才把你推荐过去当经理。四年了你都干了什么?等你被赶出来了,看咱爸到时候怎么收拾你。”

挂了电话后,陈云的愤恨,不减反增。心里暗下决心:月哥居然能为个丫头,如此羞辱我。要不赶走这个死丫头,我就不姓陈……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